为什么我们难以涌现世界级水平的耐力运动员?

跑步运动在我国已经火了将近十年,与大众跑步运动参与人数和整体水平突飞猛进,相形见绌的是我国竞技中长跑和马拉松领域,近十年没有出现特别优秀的人才,至少现役运动员至今也难以达到他们前辈的高度,成绩就是最好的证明。

其实,无论是世界级中长跑运动员,还是我国现役优秀中长跑运动员,他们的成长轨迹都有迹可循且值得研究,从他们的成长规律中,我们也许可以总结出培养优秀运动员的基本规律,甚至也能发现如何选拔出优秀的苗子。

以马拉松之王基普乔格为例,1984年11月5日,基普乔格出生在肯尼亚西部Kapsisiywa——一个距离“世界跑步之都”Eldoret只有几十公里的穷乡僻壤。

他有哥哥、姐姐各两个,由当幼儿园老师的妈妈独自一人拉扯大,家境相当贫困。

他的成长轨迹与同时代的大多数东非跑者非常典型,基普乔格上小学时,每天要跑步四次,单程五六公里。因为时间有限,如果不跑的话上课就可能就会迟到。这相当于他从小周训练量就达到100至120公里。

上中学后,他才头一次和别人比赛跑步,基普乔格回忆说。“我的成绩比其他人好一点儿,但我对此没有想太多。也许是我从小上学往返家里和学校都是长距离步行或者慢跑,这无形中发展了我的基础耐力”。

这就是肯尼亚青少年的生活方式,这在无形中练就了他们的基础耐力,这甚至连他们自己都还没有觉察到。

万米女王西凡·哈桑出生于埃塞俄比亚的贫苦家庭,当年15岁的她以难民身份离开故乡,来到荷兰,逐渐成长为世界级中长跑选手。

在总结哈桑成功经验时,哈桑的优点包括:从小在埃塞俄比亚长大,儿童时期活动量很大,这就帮助她从小建立了她强大的心肺系统(东非运动员几乎都是如此);

在2400米海拔出生和生活,世居高原,具有从事耐力的良好基因;小时候家庭贫寒,有很强的意志和不服输的精神。

我国中长跑名将,今年杭州亚运会马拉松选拔赛冠军,甘肃选手张新艳,出生于甘肃定西市陇西县,由于家距离学校比较远,她每天几乎都是跑步往返学校,再加上陇西地处亚高原地区,张新艳的成长与很多东非运动员非常接近。

那就是因为上学缘故从小就练就了良好的基础耐力,这为她将来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我国著名女子越野跑选手,我国第一个在世界顶级越野赛——UTMB(环勃朗峰越野赛)夺得冠军(CCC组)的选手姚妙,出生于贵州六盘水,每天从家到学校的山路,每走一趟就是一次3公里越野,云贵高原的大山从小赋予了她良好的基础耐力和上山下河的敏捷性。

从以上著名运动员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出,生活在海拔相对较高的地域,从小因为上学行走奔跑距离较多,让他们从小就具备了优于常人的先天心肺耐力优势,这是他们能够有机会成长为顶尖中长跑选手的重要原因。

当然不是,从小在良好的运动氛围中成长,从小参加规律的体育锻炼,让孩子们的心灵早早种下运动的种子,照样有机会成为顶尖耐力选手,日本人给了我们最好的榜样。

当我国城市里的孩子被沉重的学习负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双减”下内卷压力有所缓解),而日本人早早就把重点放在如何激发和引导儿童、青少年、大学生的跑步热情上。

长跑是日本学校最普及的运动,日本所有幼儿园的孩子都必须参加100~1000m的“马拉松比赛”,也是一种强制性的仪式。

许多幼儿园还会推行“裸保育”,也即在冬天对孩子进行耐寒训练,其中“冬季耐力跑大赛”就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即使室外的气温低到了几度,老师们也会领着学生在绕操场跑步。

有了普及,自然就会人才涌现,所以日本从娃娃抓体育的传统,也从某种程度上造就了日本的跑步文化和不断涌现一大批高水平的耐力选手,所以称日本为世界除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之外的第三耐力强国并不为过。

一方面让那些生活在大山深处、有天赋的孩子有机会走出来,另一方面让所有孩子,无论是城里的还是乡村的,从小接受更好的体育熏陶。

有更多时间投入运动,有更多社会力量支持、帮助、引导、教育孩子掌握技能参与运动,这对于我国青少年健康事业,乃至我国体育人才培养选拔无疑是重大挑战,也是长期性任务。

作为国内知名运动品牌,特步在不断提升品牌价值,为用户提供优质运动装备,助力全动的同时,也一直秉民族品牌的社会责任感、国家荣誉感和社会公益心,例如特步就一直致力提升千万青少年体育素养。

2022年7月8日-9日,由中国田径协会指导,特步儿童携手人民日报客户端、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同发起的“骄阳计划”暨大国少年体育公益中国行,于云南普洱市那柯里希望小学正式发布。

“骄阳计划”作为特步集团儿童事业围绕中国千万青少年体育素养的提升计划,涵盖了青少年运动装备、赛事、课程、公益等多方面内容。

此次活动既是“骄阳计划”的正式发布,也开启了云南站的青少年体育训练营,活动现场特邀奥运冠军王军霞以及王杨、梁钟元导师,开设冠军体育公开课堂,为身处大山的云南省普洱市那柯里希望小学的学生代表们带来一堂兼具趣味与专业的体育课。

通过奥运冠军公益课、火塘夜话交流会等方式,为同学们带来相关的体育技能方法的示范实操和讲解,分享体育训练的心得体会,促进和帮助山区孩子提升体育视野。

在活动现场,我们看到当地小朋友85%左右都来自彝族、哈尼族等少数民族,皮肤呈现非常健康的古铜色、同时几乎所有孩子都身材匀称、近视也非常少,可见大山里的孩子还是跟城里孩子存在巨大差异。

山里的孩子活动更多,接受日照时间更长,这也使得他们看起来充满活力,在各项运动测试中,所表现出来的基本跑跳素质也都很好,这是大山所赋予他们的,他们只是缺少接受系统化训练机会,缺少更好的体育设施,他们中的佼佼者其实蕴含很大希望未来成为优秀运动员。

此外,特邀嘉宾南京体育学院戴剑松副教授,利用自己多年以来从事体育专业人才培养、高水平运动员体能康复保障,以及开展青少年运动健康科研所积累的丰富经验。

面向当地基层体育教师开展了讲座和交流,把最新的国家义务教育体育课程理念和方法输送到当地。

在发起“骄阳计划”的同时,特步以专业的态度,精研青少年校园运动场景,多次深入校园采集一手资料,结合大量实测数据,不断调整和打磨产品。

针对青少年运动场景化需求专业打造,推出了特步100-校园体育专业线,布局校园全矩阵产品,全方位满足青少年体育运动需求,现已涵盖千米跑、跳绳、跳远、综训专用鞋以及同系列训练服、配件等,为青少年体育锻炼保驾护航。

毕竟这是一个科技飞速进步的时代,科技训练结合科学训练,能够最大程度促进体育人才的成长,而运动装备就是科技训练的重要组成。

健康的身体是饱满灵魂和聪明才智的寓所,而在实现体育强国、建设健康中国、深化体育事业改革发展的进程中,青少年更是中国百年复兴之路的未来希望。

体育将为孩子一生的发展奠定基础,无论是不断拼搏不服输的精神,还是面对挫折百折不挠、不断挑战自我的力量,体育都是塑造这一切的最好载体和实现形式。

特步也将通过自身在运动领域的深耕,致力于为中国青少年健康发展提供全面而专业的支持,特步“骄阳计划”发布暨大国少年体育公益中国行就是特步兑现“致力于提升千万青少年体育素养”的具体行动纲要和落地实施。

邓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足球要从娃娃抓起”,也就是说要重视足球的青训体系建设。

一个运动项目的青少年训练体系基础越牢固,才能源源不断,自下而上地向塔尖输送人才,跑跳等田径技能是人的基本运动技能,跑跳运动的开展自然应该成为青少年训练的基础,也是青少年参与任何运动项目的基础。

田径是运动之母,但遗憾是我国青少年最为惧怕的就是耐力跑,改变这一现状刻不容缓,以下是我们的建议。

在社会、学校、家长、学生的传统观点中,耐力训练就意味着无趣、枯燥,青少年耐力训练体系就是要从认知上、做法上打破这种认知。

青少年耐力训练体系融入了多种多样的训练模式,比如身体灵活性、稳定性、协调性、核心控制等训练内容,这样的训练让跑步训练丰富性和趣味性大大增加,同时还要对青少年进行跑步技术专门训练,让青少年从小就具备良好跑步姿势。

而跑的训练也是通过变速跑、接力跑、间歇跑、越野跑等多种方式展开,绝不意味着只是绕着田径场跑圈。

建议出版青少年耐力训练教材,以教材为基础,配合慕课教学,我们可以对中小学体育教师进行线下集中业务培训或者远程网络培训,改变体育教师训练青少年耐力只靠单纯跑步的落后方式,帮助体育教师更新现有知识体系,让体育教师掌握青少年耐力训练的各种方法和手段。

即全新的青少年耐力训练模式通过训练青少年身体基本灵活性、稳定性、协调性能力,加强跑步技术训练,最后才进行形式多样的耐力训练方式,让青少年耐力训练更有趣、更全面、更丰富,同时通过培训教师,教师落地执行,可以快速在中小学落地推广青少年耐力训练体系。

在科技手段全面助力智慧运动的时代,青少年耐力训练体系与科技企业合作,通过研发青少年运动手环、开发青少年运动健康APP,督促和引导学校、家长和学生科学跑步,监控运动强度、运动量是否达标也有了重要抓手。

从而让青少年耐力训练更加智慧、更加科学,借助可穿戴和APP等技术,也比较便捷的实现了青少年耐力训练大数据管理,从而让政府部门、教育部门更加有效的管理、指导和监督青少年耐力训练,让耐力训练的真实效果得以清晰呈现。

全世界只有中国采用1000米(男生)/800米(女生)测试学生耐力,客观来说,1000/800米严格意义上并不属于长跑,而是属于中跑范畴。

我们知道,长距离跑步能力才能反映人的耐力水平,也就是说我们国家沿用多年的学生1000/800米耐力测试方法其实是存在较为明显的逻辑错误问题。

1000/800米既然不是耐力测试的最佳方法,那么它测试了人体什么运动能力呢?

1000/800米实际测试了人体的无氧能力,或者又称为速度耐力,也即对于较快速度的保持能力,换句话说,又要跑得快,同时速度还不能掉。

为什么短短的800米会成为田径比赛最困难的项目,它需要青少年要有强大的耐乳酸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学生把1000/800米视作畏途的原因所在。

因此,我国施行多年的1000/800米测试可能跟耐力有一些关联,但从科学角度而言,是无法准确反映人的耐力水平的。

在美国,主要采用递增负荷往返跑测试,该项测试是在20米距离内,让学生跟随音乐节奏不断往返跑,每1分钟增加1级负荷,越跑越快,直至学生跟不上节奏,测试终止,然后根据学生完成的级数来评价学生耐力。

显然这样的测试不像1000米测试一上来就让学生疯跑,而是从低强度逐渐过渡到高强度,体验更好,安全风险也更低。

一项运动需要普及,需要训练、文化和竞赛三方面的全面协调同步发展,仅仅强调耐力训练还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充分、全面地向学校、家长、青少年普及和更新耐力训练的文化,改变他们对于青少年耐力训练的偏见和错误认知。

一方面耐力是培养青少年坚强意志的最好运动之一,另一方面耐力训练并不意味着枯燥无趣。

青少年耐力训练体系具有成熟的媒体运营经验,能够发挥媒体优势,运用多种形式、全方位普及耐力文化,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耐力训练文化在民众中的高度认同也是我们较好的参考借鉴。

青少年天动,爱比拼,爱比赛,耐力训练与耐力竞赛需要密切结合,才能让耐力训练成为激动人心、教育青少年、激发青少年兴趣的最佳方式之一。

通过校际间、班际间比赛、接力赛、越野赛、亲子赛等多种竞赛方式,让全体青少年、家长、学校都加入到竞赛中来,而不仅仅只是耐力好的孩子之间的PK,让青少年在成功、失败中获得最佳的人生体验,实现真正的体育教育的功能。

为特步儿童致力于中国青少年体素养提升的社会责任感和行动力点赞,也希望能有更多社会力量加入“骄阳计划”。

或者许多孩子终其一生都不能成为世界冠军或者优秀运动员,但在他们小小的心灵早早种下热爱运动,拥抱积极健康生活的种子,却是每一个孩子也许都能做好的,也是全社会应当努力的方向。